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泸州  >  两江副刊
《两江副刊》第二期
http://www.newssc.org时间:2020-11-18 11:59来源:四川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进入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特快

“江在城中,江城相融”。

长江流经境内136公里,沱江流经境内44公里,坐拥长沱两江交汇、环抱区位的泸州市,人杰地灵。

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泸州分中心(记者站)开辟《两江副刊》专栏,旨在邀您用文字在指尖跳舞,用画笔沉淀于纸上,以眼晴注视时代脚步,以耳朵聆听人生故事;随手下笔,迸发思维,以彼之作,言尔之志......

我们立足两江流经境内的本土作家、诗人、书画家新作,也恭迎两江流域的作家、诗人、书画家大作!

让我们携手吧!请赐:各类文学作品,各派书画作品,以及文艺评论———书评、影评、乐评……

赐稿邮箱:85283876@qq.com(请附作者简介、照片和联系方式)

《两江副刊》第二期



水库,镶嵌在乌蒙大山上的绿宝石

李定林

古蔺,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经过几十年的奋斗,特别是实施扶贫攻坚战略精准脱贫以来,2019年12月,古蔺县终于宣布全县脱贫,摔掉了“国定贫困县”的帽子,开始奔向小康之路。

古蔺县,坐落在乌蒙山与大娄山相交的三角夹角里,一条赤水河从两座大山夹缝里淌过,川南黔北就在这里分界。85年前,红军在这里迂回转战,四渡赤水出奇兵,突出重围,转危为安,奔向日前线。

全县共有流域面积5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28条,其中赤水河绕县境东、南、北三面116公里。千百年来,涛涛的赤水河就在这高山深谷中由西向东北方向缠绕着古蔺边缘汇入长江。高山上的居民只能望河兴叹。缺水是导致山里人贫困的一个重要因素,“靠天吃饭”成了这里的常态。雨多了则成灾害,天旱了则无收成。盼水治水成了这个大山里的人们一部战天斗地的奋斗史,山里人用艰苦奋斗的精神书写出一幅幅壮丽的画卷。兴修水利,水库则是大山里摆脱贫困的重中之重。

2020年5月31日,观文镇人民政府关于观文水库试蓄水的封库公告称:“根据古蔺县人民政府安排,观文水库于2020年6月1日起开始进行试蓄水……”这一喜讯,无疑是古蔺87万人民的福音。观文水库从1976年规划建设以来,祈盼了44年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人们当然也不会忘记那些为此付出辛劳和智慧的建设者。在他们当中,罗坪老大哥便是其先行者和典型代表之一。2018年5月,有缘与他同往观文水库,留下了一段古蔺水利建设史的珍贵资料。我为此写了一些文字,留下了一段美好时光。2018年端午节,本该涨端阳水,却是艳阳高照,正是出门游玩的好天气。朋友相约,到观文镇永安百鸟沙泡古树(观文水库上游)去观看大沙泡树上老鹳百巢和千鸟朝拜的美妙风景。

我只身单车从泸州前往,半路上朋友们催得紧:“我们早上6点就出发,都到了。还不快来,风景美得很哟!”到了民乐,沿云庄山谷缓缓而下,至观文水库的上游,很远就看到那颗高大醒目的沙泡树,独木成林,树冠硕大,周围有许多鸟围绕树冠翩翩起舞,白鹭、池鹭、乌鸦、喜鹊,有白的、灰的、黑的、黄的各种大鸟,飞来飞去,盘旋上空,姿态变幻莫测,蔚为壮观。走进一看,大树约1.6米的直径,高约35米,树上的古树保护牌上标明:树龄250年。树上白鹭池鹭鸟巢无数,数不清的绒毛小鸟,让人惊喜。

更让我惊喜的是遇见了二十五年没有见到的古蔺曾经的“父母官”——罗坪副县长。八十岁的罗坪老大哥,专程从宜宾赶来,精神矍铄,见我一到,便热情的急忙带我到拍摄树和鸟的最佳点位,拍那飞翔大鸟的各种姿态。拍完鸟和大树,我们一行的杨茂林老、喻永刚老及我的兄弟俩合影留念后,又赶往下一个目的地——观文水库大坝。

到了水库大坝上,罗大哥急忙往大坝内侧左边十多米的地方走去,指着离库内坝底二十余米高的石灰岩壁说:“那里就是当年我们开挖坝基时,发现古脊椎动物化石的地方。”言谈间,那种发现时的惊喜神态还溢于言表,眉飞色舞。他说后来还请贵州某地质大队专家来发掘检测,带走了化石,现在也不知去向。这不禁让我想到距此20公里以外鱼化水洞坪李政林陈列的古生物化石。水洞坪发现出土的剑齿象、貘、大熊猫、鬣狗、华南虎、犀牛、云豹等在内的近20余种古生物化石,数量达300余件,后经专家考证,年代可追溯到100万年前。也许,罗大哥他们当年在观文水库的发现与水洞坪的发现,都是一脉相承的同时期的古生物化石。

观文水库,位于古蔺县南观文镇德安村的土灰坝,海拔1055米,集雨面积25.5平方公里,库区占地480亩。1976年开始规划设计,当初设计库容1060万立方米,有效库容792万立方米,设计刚型坝,高32.7米,底宽65米,顶长120米。这是当年罗大哥作为古蔺水电局派到工程技术总负责的县内大工程之一。罗大哥围着大坝走了一圈,详细察看坝体、泄洪道、放水设备等水工建筑物。望着空荡荡的水库,深情地回忆起当年修建工程的情景:“这个水库1976年开工建设,至1980年已筑坝高25.6米,可蓄水45万立方米左右。后四川省水电厅决定,暂停缓建。因为当时双河水库与观文水库都是县内在建的两个大水库,省上只能保证一个水库的建设,必须缓建一个,县上就保留双河水库的建设,观文水库就停了下来。2013年10月,国家全扶贫投资建设。”现在完工的大坝及水渠,是国家投入扶贫资金4.87亿元续建扩建工程的杰作,是工程建设者辛勤劳动的成果。水库坝下的标牌显示:“水库坝高46米,总库容1348万立方米,控制集雨面积26.1平方公里。” 总干渠长7425米,白泥分干渠11049米、椒园分干渠13655米。可以解决观文、白泥、椒园、金星4个乡镇5.43万亩农田灌溉和灌区4.37万人口的饮水安全问题。

听着罗大哥的介绍,我不解的问:“这坝都筑好了,怎么还不蓄水呢?”他说:“库区的方方面面还没有协调好,比如,坝底的清理、淹没区居民的搬迁等等。那颗几百年的古树,是库区淹没的范围,要怎样保护古树,都还要制定出相应的措施,要竣工验收合格后才能蓄水。”我听得瞠目结舌,很是期盼。而他清晰的记忆,对观文水库长久的关注,真是让人深切地感受到他对这里的山山水水的厚爱与深情。这是他曾经参与勘测设计的工程,也是他的心结,一个在大山里孕育40多年的浩大工程,今天终于露出美丽的尊容,他释怀了

2016年观文水库大坝完工后,国家总投资5251万元对观文水库淹没区公路复建工程,建成全长11.9公里,宽6.5米,为沥青混凝土路面,形成环湖公路。正在建设的四川古蔺至贵州金沙的古一金高速公路,经观文镇也有出口。

观文镇海拨1000—1627米,镇内山清水秀,自然风光独特,有可供开发的草坡非耕地5.5万亩。碧波荡漾的观文水库,把官田坝水库,临近的狮龙“一把伞”水库串起来,令人神往,25度左右的夏季气温,特别宜人休度夏。红军“四渡赤水”攻打的地主庄园--云庄,已成为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历史悠久的“五桂牌坊”气势恢宏,清代石刻艺木尽显其中;德安神秘的沙泡树常年栖息着上千只美丽的白鹤,是罕见的大型水鸟家园;青山大溶洞景观独特;纳元、尖山苗寨的苗族风情别具一格。因水而壮景,加上得天独厚的自然风光,观文具还有巨大的旅游开发潜力,是古蔺山水游红色游的又一新名片。

罗坪,一个1966年毕业于武汉水利电力学院(1961年就是重点大学,后并入武汉大学)的高材生,1972年从贵阳调回家乡从事水利建设工作,从技术人员干起,凭着他对这片土地深沉的爱,苦干实干,继而成为古蔺水利工程的专家,对水库情有独钟。上世纪80年代初,担任分管水电、林业工作的副县长,1984年底调宜宾地区水电局工作。退休后一直关心着古蔺的水库建设,他说:“古蔺缺水,山高沟壑深,靠天吃饭,十年九旱。水多的时候就成了洪灾,天干的时候人畜饮水都十分困难。水库,可以畜洪补枯,水多的时候畜起来,水枯的时候放出去,抗洪保水,这对古蔺大山里生存的人们太重要了。”我说:“罗大哥,你应当把你这段宝贵的经历写出来,你在修水库中,见到的感人故事,遇到的最艰难的亊情和那些记忆深刻难忘的东西整理出来,以激励后人啊!”“想写,但年岁大了,脑子不好使,写不好。”

在我的再三恳求下,罗大哥终于应承了下来。十多天后,一篇精彩的《古蔺县“百库”建设运动的回忆》文章终于传到了我的QQ里。但他又一再特别嘱咐:“年岁大,脑不好使了!” 看了罗大哥的文章,我引起强烈的共鸣,让我们又回到了那个火红的年代,古蔺人民战天斗地的精神,完整地在文章中表现了出来。罗大哥的回忆记录了一个时代,记录了那一代水利人与山区人民在党政领导下艰苦奋斗的功绩。干部不畏艰难,深入一线,与民工同吃同住同劳动,带领群众战天斗地的艰苦奋斗的意志和精神,值得后人借鉴、传承和宣扬。看到这些,我十分感动,我可以很自豪的说:“水库,是古蔺水利工程建设史上的一座座丰碑。”

我们在观文告别之后,罗坪大哥下一段旅程将是:玉龙水库、双河水库、红龙水库、龙井倒流水水库等等,去看看当年那些为之付出心血和汗水的水库,去看看那里当年并肩战斗的父老乡亲们。

而今,水库工程建设已经完全改变了过去的模式:国家投资,大型机械操作,只见机械不见人。过去那种“人海战术,肩挑背磨”的时代一去不复返。现在,古蔺扩建新建的刘家水库、朝门水库、石梁子水库和规划中的关口水库正在热火朝天地进行中。但是,红龙水库、玉龙水库、双河水库、龙井倒流水水库等等这些肩挑背磨扛出来的浩大水利工程,至今仍然发挥着自流灌溉、人畜饮水的巨大效用,成了一个时代的经典,犹如镶嵌在古蔺乌蒙大山里的一颗颗绿宝石,装点着青山绿水,闪闪发光。

回顾新中国古蔺水利建设发展的过往,我不知晓,便认真查阅了古蔺一系列历史资料,古蔺大山深处新中国建立以来的水利工程历历在目,真是让人感慨,功德千秋!

资料表明:古蔺1954年10月,动工修建长20华里的龙山大堰,至1956年底,全县建成山湾塘1141口,引水堰渠2265条,灌面98950亩。由此,古蔺拉开了新中国水利工程建设的序幕。

1958年,贯彻“以蓄为主,小型为主,社办为主和大、中、小结合”的方针,采取群众运动的方法,建小型水库和较大型引水堰工程,集中技术力量勘测设计龙台、双河、玉龙、卫星四大水库(时称为四大骨干工程)等30座水库。10月先后全部动工。全县35座小型水库、33条堰渠先后动工,至1960年底,有30座(土坝,蓄水10万立方米以下)塘库、28条堰渠基本建成,可蓄水、引水。

水库,一个个时代的烙印展现在眼前,后来的水库与水利建设情景,则表现在罗坪撰写的亲力亲为的《古蔺县“百库”建设运动的回忆》的深刻记忆和生动文章中。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古蔺开展的水利建设“百库”运动,一下动工新建、扩建、续建水库工程104处,同时还动工了中城区的新岩、长滩等一批引水大堰工程。特别是1976年11月,县上召开有1500多人参加的四级(县、区、公社、大队)干部会,交流水利“百库”建设经验,表彰了3207个先进集体。会后全县组织投入冬季水利基本建设的上工人数达数十万人以上。

经过三年多的艰苦努力,截至1979年5月,先后建成或基本建成各类蓄水工程100余处,其中小二型水库48座,小一型水库8座,即:双河、红龙、玉龙、胡家沟、正丰、火马、烂坝、上游水库。其中双河、玉龙、红龙水库的设计库容都在500万立米以上,一举改变了古蔺县无500万立米以上水库的历史。上述8座小一型水库,以其有效蓄水量之和作比较,1979年为2265万立米,是1975年有效蓄水量的近6.7倍。至1979年底,全县累计建成塘、库、堰、渠等各类水利工程6800多处,水利工程灌面达到26万亩,保灌面积达到21万亩,成效十分显著。那些热火朝天的的场面,刻在大山里,铭记在人们的心中。

组织发动

1975年9月下旬,县上召开有县、区、公社、大队参加的四级干部会,传达全国农业学大寨会议精神,提出各行各业都要把工作重点转移到以农业为基础的轨道上来。1976年元月,县上再次召开全县有5000多人参加的四级干部会,要求加强领导,全面动员,迅速掀起水利基础设施建设高潮。

成立了古蔺县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指挥部,县委王开业副书记为指挥长,指挥部办公室设在县委办公楼内,从农工部水电局等单位抽人到办公室工作,县委办主任刘洪济同志兼任办公室主任,办公室的墙上布设了水利工程规划建设进度等统计表,对规划工程名单,设计进度、开工时间、上工人数、完成进度等实行电话统计、考核上墙、及时汇报和简报表彰。

很快,各区、公社也按县上要求,成立了相应的指挥组或小组,健全了办事机构和人员,及时考核报告数据,各级农田水利基本建指挥机构的完善,迅速推动整个建设运动的健康发展。

由于各级党政领导的高度重视,县、区配合,大大加快了工程规划进度,至1976年9月底,陆续完成工程规划并组织实施。

工程设计

工程规划的完成,仅是工程设计的第一步,及时组织完成工程的勘测,技术设计和报批等工作,不误工程开工时间才是关键。面对当时县水电局专业技术力量薄弱的困难,县水电局全体工程技术干部总动员,部分人员重点负责500万方以上重点水库工程的设计和报批工作,但工程的地质勘察任务仍请宜宾地区水电设计院专家负责。另一部分技术人员负责其他水库工程的设计和施工指导。由于责任明确,工程设计和报批工作進展顺利,工程得以及时开工。

1977年元月四川省水电厅基建局、四川省水利设计院和宜宾地区水电局基建科的专家,到古蔺审查双河水库工程设计,当时,石宝大雪封山,黑竹林公路冰冻,无法到水库工地现场,当晚住县委二招待所,王开业副书记亲自到住地看望专家,还亲自为房间发木炭火,煽火盆,专家们十分感动。

抓点带面,全面推动“百库”建设运动

1976年冬,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战天斗地的水利“百库”建设运动,在缺粮、更缺钱的特殊历史条件下,全县干部群众喊出“要人我们上人,要物我们出物,口粮自己带,重新安排旧山河,为子孙后代造福”的口号。这是战天斗地的豪言壮语,也是推动水利工程建设的精神支柱。在工程建设管理中,选领导班子强,善于工程管理的工程先行一步,摸索经验,以推动整个运动。

玉龙水库工程的指挥长王兴政副区长是个精明人,他观察到大坝的土坝部分填筑施工中,有的民工出工不出力,偷工耍滑、背篼大、装得少。为此,王兴政亲自参加了揹土上坝称秤过磅测试,实干八小时,过磅揹上坝土方3200斤。考虑留有余地,制定揹土运上坝,过磅净重达到2000斤,就计一个工日,补半斤细粮,补0.3元菜金,可以超方多计,多劳多得。五路运土民工,设五把磅秤,这一下就调动民工揹土筑坝的积极性,土坝上升速度明显加快。但土坝后面的石坝上升又跟不上了,又调研,制定新的定额去解决。

玉龙水库加强管理的经验主要为:一是领导带头,深入实践,解决影响大的问题;二是工程指挥部设立1000至1200人的基干民兵常住队伍,实行军事化管理,统一指挥,服从调动,能打硬仗、完成突击任务;三是广泛制定符合实际,能调动民工积极性的各种定额,实行定额管理,鼓励多劳多得;四是开展综合经营,经请求批准,开办了一个煤厂,适当找些收入,弥补日常开支。五是修通玉龙水库对外公路,便于上级领导检查指导,又便于有问题及时汇报;六是设法使用履带拖拉机等机械,提高功效质量。

王开业副书记抓玉龙水库这个先进典型,解实情、功夫深,冬春水利工程施工旺季,基本上每个星期至少要到玉龙水库工地一次,公路不通时,就是走路也要去。太忙时,经常都是晚餐后坐212小车到工地座谈了解,鼓励实验、总结经验,及时传递到面上工程,统领“百库”建设运动的健康发展。

县水电局办水泥厂

随着水利“百库”建设运动的深入发展,缺水泥的矛盾日益突出,水利工程的放水设备、溢洪道、引水干渠等工程都离不开水泥。当时,水泥、钢材、木材、炸药等是国家统配管物资,归县物资局管,限额少,运距远,严重影响施工进度。王开业副书记了解后,要求县水电局办个水泥厂。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经研究,当时严重缺电,责令在建的瓦窑电站加快施工,提早发电来解决。铁索桥左岸有石灰石矿、黄家沟有粘土矿,具有在铁索桥建小规模水泥厂的条件。在向王书记汇报后,得到应准,县定瓦窑电站工程加强管理施工的任务,由罗光照部长负责,罗坪常住施工管理。抽调赵吉祥(军转干部)、万泽林(水电局)、吴启元和彭传孝(石屏磺厂)同志负责该水泥厂的筹建,其中,彭传孝为技术负责。要求瓦窑电站(装机2×250千瓦)必须1978年8月31日前竣工供电。经过近一年多的艰辛努力,瓦窑水电站和瓦窑至铁索桥的输电线路(10千伏)工程,按期完工,1978年8月3l日剪彩发电。

为了认真落实县上王开业副书记上年定的剪彩议程,迊接有县区负责人来参加发电现场会,使瓦窑水电站发电剪彩现场会做到万无一失。早上六点半钟,罗坪就组织人员下厂房,再試发电,电机转了,电灯亮了,大家都很高兴。可是突然出现一个要命的事故:罗坪他们把带动发电机的水轮机关了,准备去早餐,还未出发电厂门,就突然听到飞轮的尖叫声,罗坪立即不顾命,飞奔去关死水机事故闸门,尖叫声逐渐減小,飞轮慢慢停了。事后得知,他们关水机后,飞轮转动减慢,但惯性作用,飞轮不会立即停转。一位好心同志又擅自再次关水机时,用力猛,水机安全销剪断了,飞轮出现飞車!飞转达到几千转的转速,飞轮就会爆裂块飞,机毁人亡!当时罗坪不顾命去处理,及时制止严重的事故,现在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水泥厂克服了工期紧、设备安装调试和人员培训等诸多困难,于1978年9月底试生产建厂完工, 1978年10月开始试生产,当年就生产出合格水泥1600余吨应市,逐渐缓解了水利工程用水泥的困难。

最后,该水泥厂的厂名定为黄家沟水泥厂,注册水泥商标为铁桥牌。这就是古蔺县的首个水泥厂。赵吉祥、黄伯伦(水电局)、吴启元为首任正副厂长,刘宗楷、安美祥是该厂的第二任厂长、副厂长。

在黄家沟水泥厂筹建中,王开业副书记除了经常到厂检查外,还为该厂解决很多实际困难。例水泥厂需要建泥土烘干的大棚,急需在黄荆购买较长的园木,多次购买无果。王开业副书记知道此事后,亲自到黄荆伐木场,帮助买到了杉园木,厂里十分感谢和敬佩。

“百库运动”绣出两“龙”姊妹花

水利建设“百库”运动中,首先完成的玉龙水库,位于古蔺县城南22公里的护家乡上坪村,集雨面积12.47平方公里,海拔高1050米至1510米。1976年开始扩建,1978年建成,之后,又进行了后坝坡加固和溢洪道完善工作。大坝为土石坝,高31.5米,总库容544万立米,溢洪道设计过洪水深2.4米,最大泄洪能力81.32立方米/秒。干渠分左右干渠,右干渠长4.5公里,过水能力0.3-0.5立方米/秒。左干渠24公里,该左干渠多隧洞、渡槽、倒虹管,较大的嫁装岭渡槽长165米,高12.5米,瓦子坝倒虹管长832米,为内径600毫米的预制钢筋混凝土管,鸭公河倒虹管长2×560米。玉龙水库整个工程完工土石方60.20万立方米,总投工144.6万工日,其中主体工程72.7万工日,渠系工程71.9万工日 ;共投资333万元,其中群众自筹143.8万元,灌面6400亩。在“百库”建设运动中,玉龙水库首创广泛利用定额提高劳动生产率,节约成本,实现大坝、干渠建设三年任务两年完,投资、工期、投劳三减半的优良成绩,获得省、地嘉奖。如今的玉龙水库库区山清水秀、多姿多彩,已是镶嵌于古蔺城南的璀璨明珠。

古蔺县城北的虎头山下,南至古蔺河,西至金家沟,东至杜家坡,总面积达24.6平方公里,由于干旱缺水,1965年之前,当地群众自力更生,投工投劳,建成了山湾塘53口和太平、联合、胜利、羊司岩等大堰七条,但因溪短水源少,仍然改变不了“雨来水长流,天旱水断头”困境。之后当地干部群众又修建大烂坝、菜子坪、尾巴井三个小二型水库,仍因蓄水少、调蓄能力差,仍是下雨水外流,无雨用水愁,十年九旱的困境仍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要一劳永逸地得到彻底解决,必须修建红龙水库。

红龙水库工程位于高程约1800米的虎头山下的原始森林地区,距古蔺县城约15公里,当时县城到库址完全没有公路,仅有的人行小道,不仅山高坡陡,小路崎岖,近库区边沿,有的路段几近五六十度的坡度,空手都要手脚并用,攀爬上下,十分困难,旱区干部群众毫不畏惧,在一无钱、二缺粮的条件下,决心修好红龙水库,造福子孙后代!

红龙水库工程开工之初,没有房屋做饭,水利战士挖土坑放锅做饭,没有住房就露天宿营,没有工棚自己搭,盖房没有草,就上山割野草,没有资金,实行社队投工自带菜,石工不够,就以老带新,拜师学艺培养等。

红龙水库工程包括大坝(浆砌条石重力拱坝)和干渠工程。除了打条石、凿隧洞的技工以外,每天从山下上山运材料的达1000多人,上工高峰时,每天山里运送材料到水库和大堰工地的有几千人。工地用的河沙是从赤水河太平渡段采砂,请车拉运到古蔺城侧的顺丘田(送秋亭),再人工揹运到水库工地。往工地运的还有水泥、炸药、蔬菜、粮食等,旱区人民不知付出了多少艰辛!

红龙水库工程是古蔺人民创造的奇迹。经过三年多的艰辛努力,完成红龙水库大坝,坝高31米,库容量651万立方米,库水面积700余亩。红龙水库主干渠13.1公里, 穿群山峻岭,其中凿隧洞22个,总长10公里。红龙水库的主干渠串通菜子坪水库(库容17万立方米),尾巴井水库(库容13.5万立方米),大烂坝水库(库容29万立方米),使红龙水库灌区实现了长藤结瓜的自流灌溉体系,水库蓄水总调蓄能力达到710万立方米,灌区缺水从根本上得到了解决彻底。

红龙水库的建成,还成了库区小气候。一泓碧波,群峰环绕,以那秀丽多姿的湖光山色,名振川南,成古蔺县的宝石级名片。

新中国成立年来,在古蔺历届县委、县政府的坚强领导下,全县人们和水利人一任接着一任干、一代接着一代干,水利事业从无到有,一个又一个创造奇迹,一次又一次改变历史。在水源建设、城乡供水、农田水利、生态建设、防洪减灾、河长制工作等方面不断取得新成绩。基本形成了防洪抗旱减灾、蓄水供水灌溉、水土保持及生态环境保护等比较完整的水利基础设施体系,战胜了频繁发生的水旱灾害,有力地保障了防洪安全、粮食安全、供水安全和生态安全。

古蔺县从1984年开始解决农村人畜饮水困难问题,2005年启动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十二五”以来,累计投入资金8亿余元,建成千吨万人集中供水工程36处,分散供水工程1.3万余处,安装管道2万余公里,76万农村人口饮水困难和饮水安全问题得到保障。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70年来,古蔺县通过兴修水库、堰渠工程、烟水工程、“五小水利”工程等农田水利建设,实现有效灌溉面积达38万余亩,其中节水灌溉面积9935亩,产业发展用水得到基本保障。

水土保持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在历届县委、县政府的坚强领导下,相关部门协调配合,强化水土保持预防监督、水土流失综合治理,有效遏制人为水土流失,生态环境得到保护,为促进生态文明建设和县域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根据卫星监测数据,70年来,累计治理水土流失面积914平方公里,占全县总面积的28.7%;建成各类水利工程1.5万处,其中:中型水库1座(观文水库)、小型水库58座,蓄引提能力达1.35亿立方米;中型水利工程2处、连通工程2处,基本形成“东西互补、南北调配、中部调蓄、全面覆盖”的全域供水保障体系;治理中小河流36.5公里,除险加固病险水库43座,防汛减灾能力显著提升。

龙爪河饮水工程是古蔺县城人民的“生命工程”,被评为“泸州市十佳水利工程案例”。坝地高88m、坝高71.4m、坝长141.6m、坝顶宽6m,总库容615万m3,每年向古蔺县城供水2500万m3以上。

而今,以观文水库(古蔺县第一座中型水库,坝高46m,总库容1348万m3)、红龙湖水库(古蔺县目前最大的一座小(1)型水库,总库容650万m3,坝顶海拔高程1609m)、玉龙水库(一座以灌溉为主,兼有饮用水源、防洪等功能的小(1)型水库,水库总库容544万m3)、朝门水库(建于古蔺县赤水河二级支流倒流河上,水库总库容543万m3,最大坝高37.5m)、刘家水库(石屏场镇及周边地区用水的水源,水库总库容120万m3)、鱼洞水库(主要承担太平场镇供水水源,水库总库容140万m3)为典型代表,59座大大小小的水库交相辉映,星罗棋布地分布在古蔺的高山深壑间,像一颗颗绿宝石镶嵌在磅礴的乌蒙大山里。(2020.6.14)

作者简介:李定林,笔名茶客,“大跃进”生古蔺人。四川省散文学会会员,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偏爱散文随笔和报告文学。 

 [1]  [2]  [3下一页 尾页
编辑:肖伟
四川发布网站 微博 泸州频道首页 地方联播首页 打印本页 纠错报告

相关新闻